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罪恶滔天的731魔鬼部队为什么能集体逃脱审判?

0 / 298

64

主题

69

帖子

63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9
发表于 2018-8-25 10: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荐阅读(点击下方图片看更多精彩)
小-崔近2月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美国战略阴谋曝光,令人胆战心惊!
  石井四郎,学医之人,但是却将手中的刀变成了杀人利刃。他与731魔鬼部队的罪行罄竹难书,活体实验、毒气实验……他们丧失人性,甚至是在中国发动罪恶的细菌战,肆虐中国。  日本战败后,本该接受审判的他们,在战后却逃脱了审判。731是魔鬼部队是如何集体逃脱审判的?回到日本国内后,他们又做了什么?

石井四郎 731部队部队长  1、日军故意隐瞒真相  自从日军投降后,1945年后半年至1946年底,美国在东京的情报部门收到了很多有关日本在中国东北进行细菌战研究和实验的匿名告发信,加上之前美国在战时搜集到的情报,美军确信日本细菌战研究人员曾进行过人体实验,并已经拥有大规模细菌战作战能力。  日军的细菌战资料对美国军方和科学家有着特殊的吸引力。因此,美军迫切想获得日军细菌战情报,以了解其研究水平和进展。美军占领日本后,迅速通过各种途径找到了不少日军细菌战部队的专家和将领,特别是1946年1月美军情报部门发现并拘留了731部队的负责人石井四郎。并随即“对石井进行了为期7周的秘密讯问”。  但是美军的审讯进展并不顺利,没有获得多少有价值的情报。因为日军在战败前烧毁和藏匿了细菌战部队的所有材料,同时命令所有的参与者要对所见所闻和自己的身份绝对保密。同时,由于害怕被审判,石井等虽然承认了731部队的存在,但完全否认做过人体实验以及在实战中使用过细菌武器。增田知贞、北野政次等日本细菌战部队其他核心人员在接受审讯时也都装作一无所知。  对此美方情报人员报告说:“在调查中,没有发现日军在该领域进行研究开发的任何文字证据。接受当面调查的对象异口同声说因为有关文件都是绝密,因此已按照陆军的命令全部予以销毁。所以,获得的情报只是被调查者的记忆所及。”
  2、以细菌战情报为筹码要求赦免其罪责  石井四郎等人之所以不愿意配合美军的审讯,一方面是“因惧怕被定为‘战争罪犯’而提供不完全的情报,另一方面石井等也非常清楚自己对美军的价值,因此他们想用自己所掌控的细菌战情报跟美军讨价还价,让美国保他们逃脱惩罚。石井四郎等人为让美国帮其洗脱罪名可谓费尽心机:  一、吊足美军胃口。石井等人在当面否认进行过人体研究和细菌战实战,却私下向美军情报官员暗示:“除了已供认的以外,还有很多攻击性武器的细菌实验和开发,在中国内陆曾对中国军队进行过细菌战实战试验,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样一方面会让美军情报部门因为他们的价值舍不得将他们送到国际法庭,另一方面也会刺激美军获得情报的欲望。  二、石井四郎、增田知贞等731部队核心人员向美军审讯人员提出要“免除战争犯罪的书面保证”:“我们曾宣誓永不泄露人体实验的秘密,我们担心我们中有些人会被作为战争罪犯起诉。如果你能向我们提供书面豁免保证的话,也许我们能弄到所有的情报。”  三、为了迫使美国同意赦免细菌战研究者的战争罪责,日本人还打出了苏联牌。当时冷战已经开始,他们非常清楚美军对苏联的敌对情绪,因此增田知贞曾语带威胁地向美军审讯者表示:“如果我们与某个共产主义分子联系的话,他有可能告诉苏联人”。  四、石井对美军审讯采取拖延和敷衍方式,以迫使急于获得全部情报的美军审讯人员答应帮其免罪。他一方面表示无法向美国人提供详尽的技术资料,因为731部队所有记录都已销毁了。另一方面,他又表示:“如果你们书面同意赦免我、我的上司、部下的全部责任,我将会把我知道的一切情报提供出来。”他同时表示“愿意被美国雇佣为细菌战专家……在准备与俄国人进行战争时,我可以提供我20年以来的研究和经验,我曾在实施和防御细菌战的战术问题上提出过许多设想,可以写出几部关于细菌战的书”。  实际上,美国为了单独和抢先得到日本细菌部队最新研究成果,早在1945年秋就开始考虑采取许诺免究石井四郎等人战犯责任的方针,麦克阿瑟同意了美军情报人员的提议:“要弄清七三一部队的情况,只有保证不把他们作为战犯追究,进展方能顺利。”美国国务院表态说:“必须采取一切可能手段,防止石井的有关细菌战的情报在公审时公开。”


  3、苏联也想获得日军细菌战研究情报  就在美军和石井四郎相互博弈僵持不下的时候,第三方势力苏联也加入了进来。据1947年3月21日麦克阿瑟在给美国当局的一份报告中称:“他们强烈要求分享美国获得的有关(细菌战的)情报。……苏联的要求表现出对七三一部队大量生产鼠疫菌、霍乱菌以及鼠疫跳蚤的兴趣。”  其实苏联很早就开始密切关注日本的细菌战研究,1945年8月苏联出兵东北后俘虏了一些曾经参与细菌战研究的日本专家,在审讯中他们了解了日军细菌战人体实验和实战实验的一些大致情况,但是始终无法得到核心材料和机密。正是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细菌战情报,苏方才会在战争结束一年多以后在国际上公开此事,同时向美国提出审讯石井四郎等人和与美军分享情报的问题。  美国对苏联要求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随着冷战的迅速发展,美国的领导人们害怕让苏联在军事上占到任何的优势,不想让苏联人从日本方面得到任何东西,因此麦克阿瑟决定采用各种方式拖延对苏联的答复。苏联对此非常气恼,便直接要求美国“将石井和大田移交给苏联人,将他们因反对苏联的战争犯罪送交审判”,但遭到了麦克阿瑟的断然拒绝。  然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美方决定同意苏联审讯石井等人。因为此时东京的情报部门正为石井等人的不配合头疼,他们认为,如果同意苏联审讯石井,“苏联不可能从日本人处得到美国尚未得到的情报,相反,美国有可能从苏联人讯问的路子里分析出苏联在细菌战方面的知识和活动”。  但是为了不失去这些有价值的细菌战专家,美国始终拒绝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责任,因此华盛顿联合总参谋部还特别交代麦克阿瑟:“明确告诉苏方,对于已被揭发出来的日军对中国人民进行(细菌战)的犯罪行为,不存在能够追究战争犯罪的确凿证据;美方允许苏方审问,并非追究战犯的行为,而是美方对友好国家所显示的外交姿态。”  为了应对苏联的审讯,美军做了充分的准备。首先,为了能够让细菌战专家在面对苏联审讯时不透露有价值的信息,美国为日本细菌战的专家们准备了对付苏联人审讯的证词。其次,为了避免给苏联将石井等人送上国际法庭留下口实,美国决定只说明日本细菌战对中国人的残虐行为,不得提及对苏联公民的可能的虐待。“因为对于日军对中国人的犯罪行为,苏联人没有追究战争犯罪的明确的权利”。最终,在美国的安排下,石井等人并未被移交给苏联人去进行起诉,而是仅仅在石井的家中与苏联调查官进行了会面,但由于美国的严密监控,苏联从石井处几乎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石井四郎的731部队  4、见不得人的交易  美国一方面想方设法拖延苏联的审讯要求,另一方面美国也看穿石井“与其被苏联逮捕,不如依靠美国保全性命”的心态,转而用苏联来威胁石井。对苏联人的恐惧使石井由最初的拖延态度变得顺从起来,他开始提供一些对美军来说有价值的情报。  但是石井等人也非常清楚自己对美军的价值,苏联的威胁显然不足以让他们交出所有的资料。因此美方情报人员也承认,如果没有给石井及其同伙的“书面的免责文件”,石井不会全部坦白。随着苏联对石井等人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一再提出种种审讯要求,对于美国来说,确保石井等人与自己充分合作变得越来越紧迫。  正是出于对苏联的担忧,美国最终决定同石井等人达成交易,以保证他们不被追究战争罪责来换取他们手中的细菌战资料,尽管其仍不同意以纸面形式加以保证。因此,美国国务院在1947年9月的一份秘密文件中做出明确决定:“一、对石井以及其他有关日本人不得作出任何承诺,继续使用现在的方法,尽量收集更多的细菌战情报。二、不对石井等人作出免于战犯起诉的承诺,但(可以告诉他们),美国出于安全保障的考虑,不追究石井以及有关人员的战争犯罪责任。”  由此可见,美国认为,只要不让会给美国带来麻烦(即留下文字记录或给予战犯免责之事被暴露),就可以与石井等进行交易。石井等人和美国当局周旋了一年多,终于换来了保命符。  作为对美国的回报,石井四郎等人交代了他们所掌握的日方细菌战情报。对于这些情报的价值,美军的一份秘密文件评估说:显然美国在大规模生产实用性武器方面遥遥领先于日本,然而日本用人体作的研究是无价的,因为相对于美国通过动物实验进行推测细菌战效果的方式,日本人用人体做实验所得的资料更加直接和完善。应该说,这些情报的确让美国在细菌战研究方面获益匪浅。

1945年3月,石井四郎全家在哈尔滨合影。后排戴礼帽二人自左至右为石井四郎的哥哥石井三男和石井刚男,分别在731部队中担任动物班班长和特别班班长。  5、东京审判美国力保石井四郎等人“过关”  在美国和石井等人相互博弈和达成密谋的过程中,美国一早便开始为石井等人的“免罪”忙活。当时占领盟军总司令部为美国独占,盟军最高统帅有对战犯有减刑之权,因此,美国做起保日本细菌战犯“过关”的勾当来很是得心应手:  第一步、阻止媒体公开报道日本细菌战相关事宜。从1946年4月开始,有关日本细菌战的主犯、他们以前的活动以及有关他们在盟国手中的情况等的公开报道都被秘密查封了,“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结束后很久,日本细菌战也一直没有在美国媒体作为公开讨论的话题出现过”。  第二步、阻止对日军细菌战战犯罪行的调查。除出台严密的规制外,1947年3月,美军联合参谋总部还专门命令战争犯罪调查官们:“未经同意,对该事件不得向起诉方向做工作并不得以任何形式公开……今后所有的调查,都由同盟国翻译审问部中央审讯中心进行,各现场已着手进行的追踪调查全部停止。”  第三步、用各种方式否定现有对石井等人的指控。首先,美方的法律方面人员声称,现有告发石井及其他人的文件是“基于匿名信件、传来证词、流言”。其次,对于审讯在中国实施细菌战的日军的要求,美方坚称“并未揭示作为战犯起诉的充足的证据,提出的受害者也身份不明”。再者,对苏联提供的关东军头目及石井部下的供述,美方认为其来源有问题,因为缺乏可靠性。由此,现有的指控都被美方认为不成立。  第四步、在远东国际法庭上对其他国家审判日本细菌战犯的要求不予理睬。对于中国、苏联等其他同盟国审判日军细菌战犯的要求和指控,主导审判的美国检察官基南根本没有理睬,这就出现了美国陆军法律顾问所说的情况:“无论是石井,还是他的同伙,都不包括在等待审判的日本主要战犯之中……石井的部下中没有一人被指控或作为战犯嫌疑犯被关押”。  在美国的庇护下,石井等人终于挺到了1948年3月,从那时起东京战争犯罪法庭不再接受新的证据,他们已经没有了被追究战争责任的危险,他们终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结局似乎都还不错:石井四郎主持了美国在日本设立的细菌战研究机构,北野政次成为“中村”研究所所长,山内忠茂任“兴和”化学药品公司东京研究所所长,河山善为庆应大学教授,吉村寿人为京都医学院教授,笠原四郎为木户里传染病研究院组长等等。  而苏联对于美国独享细菌战情报的做法恼羞成怒,既然无法获得相关情报,苏联便将审判日军细菌战犯作为与美国进行角力的政治工具:1949年12月,苏联独自把拘留在苏联的12名731部队有关人员在伯力滨海军事法庭进行审判;1950年2月3日,苏联政府特照会中、美、英三国政府,证明被美国庇护的日本天皇裕仁、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5人是在准备和实施反对人类的细菌战的主要战犯,建议委托特别国际军事法庭予以审讯;1950年苏联公开出版了《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同时指责美国对日本细菌战犯的包庇。  但是,这些动作不但没能阻止美国与石井等人的交易,反而使二者的合作更加亲密了。
  不管是美国还是苏联,他们真正想要的都是日军的细菌战情报,至于是否审判这些战犯,由谁审判,怎么审判,只是他们手中可资利用的一张牌。在情报的现实价值与审判的道德价值之间,前者远比后者重要。  石井四郎本人虽然逃过了正义审判,但是“人贱自会有天收”,1959年,67岁的石井四郎却因手术而失声,患上了喉癌,死前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被活活憋死!
推荐阅读(点击下方图片看更多精彩)

这些药,被曝强烈致癌!害惨百万人!全球紧急召回!你抽屉里可能也有!
郭伯雄等“老虎”的儿子儿媳们惹过哪些祸?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