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汉市中心医院大起底

0 / 10877

319

主题

325

帖子

19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00
发表于 2020-3-12 06: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正中书院

第四个医生殉职了还有四个病危
3月9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退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66岁。朱和平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第四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也是该医院眼科去世的第三人。此前,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江学庆、眼科主任医师梅仲明,分别于2月7日、3月1日和3月3日殉职。
朱和平在1月29日还参加了院方组织的新冠防护培训 ,2月3日,首次出现相应症状,而后“症状间断发作”,一方面居家隔离,一方面在外院看病等床,2月18号病重打电话找(中心)医院总值班室,医院马上收治,已经是“呼吸困难半月有余”,2月19日,查肺部CT显示双肺多发感染性病变,被转入武汉市协和医院西区继续治疗。3月8日晚间,朱和平医生病情恶化,3月9日上午抢救无效去世。
朱和平擅长眼底病诊断治疗,眼前后节激光治疗,近30年的眼科临床经验,退休后返聘,一直在南京路眼科门诊工作。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纷纷对朱和平医生的去世表示哀悼,有医生载电话中泣不成声。一名科室主任对财新记者说,朱和平医生待人处事都很“安静”,其退休后有私立医院想请他过去,但朱医生一直没有答应。“他可能舍不得离开这里。”
用张文宏的话来说,这是一位老实人,老实人吃亏了,并且殉职了。

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还有四名医生濒危。他们分别是,消化内科专家王萍,泌尿外科专家胡卫锋,心胸外科专家易凡,以及伦理委员会的刘励

令人恐怖的监察科
自从李文亮医生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后网友知道这家医院有一个十分可怕的部门,监察科。
有内部人士给 自媒体 @章北海的自然选择 供料,“医院所有职工的微信号都被监察科监控”,“领导决定一切。”
所以我们也明白了,封城不久后,武汉人都不发朋友圈了。

一位外科医生说,中心医院的监察科无非是上级领导展示权威的刽子手,没有临床经验和实际判断能力。
经查,这家医院的纪委与监察科是同一个科室,但是负责是分别是委:李蜜

监察科:郑婕

李医生在被训诫之前早就被院方严厉批评过了,急诊科主任艾芬身为教授,研究生导师,也不能逃脱监察科的耳目。

在过去两年武汉双评议当中,只要医生收到患者的不满意,不论谁对谁错,监察科都要处分,除了扣工资,还要在医院内网公示。


彭义香院长应该负什么样的负责?
本号曾发布过武汉市中心医院院长彭义香,希望社会关注武汉市中心医院。


文章报道彭义香是一位有医学背景无医学实践的行政官僚。

彭院长是夏家红院长的继任者,夏院长被评价为虽然操切,但是水平和业务过硬,有丰富的经验,这不失为一个优秀的院长。
武汉市中心医院院长彭义香虽然是临床本科出身,但是在其毕业之后就和临床工作没有关系。工作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长期做教育工作,怎么可能内行到足够领导一个4000人的医院呢?
临床经验的匮乏和理想化的象牙塔生活让他失去了对病毒的敏锐眼光。
有自媒体扒出,彭义香发表过的论文根本与医学不沾边。

2月底钟南山领衔的团队投稿至《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论文的署名就有黄义香。这次他与钟南山院士一起同名,真是走狗屎运了。

黄义香这次署名是代表医院方,应该没有学术意义。

书记的责任是不是更大?
医院组织的真正一把手书记是蔡莉。


根据一位急诊外科医生说法,彭院长虽然工作经验不行,但好歹是医疗系统出身,然而蔡莉是卫生局系统的官员出身,和一线的差距拉得更远,也不清楚一所医院的运作方式。
一名急诊科医生告诉我,蔡莉视察急诊科时候,因为冬季外伤患者少,就要求把冬季较多的呼吸科病人拉过来,没有人敢违抗。
在命令执行下去的三年当中,制造了大量呼吸病人和外伤病人的交叉感染,骨折治好,得了肺炎的现象并不罕见。

在这个外行的领导下,各种乱相
疫情刚刚爆发之时,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多次消毒,反复进行无菌操作成为了唯一选择,然而武汉市中心医院在这种关头拒绝个人捐助的酒精,原因是个人捐助标准不统一,不愿意承担风险,要求各科室自行联系。

一位医生表示,在2月初曾经有人联系到中心医院,愿意捐赠半吨大米,司机开车前往医院,但被管理层退回,因为中心医院严守一切物资通过红会的规定。
这种乱相说到底是没有人文关怀精神,没有专业知识打底。

所属江汉区卫生部门负什么责任?
据某公号透露,这家医院的一位医生向该公号和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投递了一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处置情况说明》的文档,详细记录了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抗疫前半程。
文档说明,武汉中心医院1月4日就收到了国家下发的指导手册,手册中规定,12小时内上报传染病报告卡,直接通向国家疾控中心。
然而,1月5日,江汉区插手汇报工作,要求院方专家会诊后,区里再次会诊才能上报传染病。
这其实相当于给规定的上报程序制造人为阻力和额外环节,这是国家严令禁止的。
1月11日,后湖院区患者刘某某因为疑似感染,准备联系疾控中心采样调查,江汉区疾控中心主任张艳却回复他们,要等待通知。

12日,湖北卫健委带队到后湖院区督导相关工作,做出指示,传染病报告卡报告需慎重,省市联合确定之后才能报卡。
根据国家规定,要求医院不能确诊者直接报卡,不需要其他层级审核会诊,以避免漏报瞒报。
13日,市卫健委对中心医院再次作出指示,要求区市省逐级检测,经省卫健委同意才能上报。1月24日,国家卫健委调查武汉中心医院,此时,已经有175名医务人员发热,56例收治,119例正在观察。截至今日,根据该名受访医生透露,武汉市中心医院确诊达300例。为什么武汉中心医院能有如此之多的骚操作,受访医生表示,原因在于领导层。
真正的乱相来自哪?

还是“瞒”字。

财新网采访了国家卫健委第三批 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63岁的袁国勇。



据袁院士透露,在武汉到访的地方可能都是“示范单位”,我们问他们什么,他们就答什么,似乎已准备好。不过,钟南山就异常尖锐,他追问了好几次“究竟还有没有?”,“究竟还有没有更多病例?”,“是不是真的是你们讲这么多的个案?”但是他们的答案就是我们正在测试,因为1月16日湖北省疾控中心才收到国家下发的试剂盒。最后他们被我们问出说,好像神经外科有1个病人感染了14个医护人员的情况,但他们也说,那些医护人员并没有确诊。
  袁院士所指的“他们”是武汉卫健委、武汉疾控中心、武汉当地医院以及湖北卫健委等人士。
他回忆:“我吃饭的时候看到与钟南山坐一桌的一个副市长,面色好差,心情沉重,他们那时候应该已经知道出大事了,因为第三批专家都到了。我相信他们之前如果有什么隐瞒的话,到那个阶段也没什么隐瞒的了。但他们一直在强调,试剂盒是刚刚才下发到武汉,没测试就没法确诊。”
以下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领导层——
党委书记蔡莉

院长彭义香
纪委书记李蜜
副院长杨国良
总会计师冯革奇
副院长王萍
副院长杨名
副院长张庆华

资料来源财新《对话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我在武汉看到了什么》武汉市中心医院2019新职工岗前培训完美收官https://www.sohu.com/a/326657619_100167047公号 章北海的自然选择《我采访了李医生同事,起底武汉中心医院》
编辑/楚庭来自网络图文版权属原作者若侵即删
本文呈现之事实立场和观点不代表本号
好文推荐




[color=rgba(0, 0, 0, 0.298)]文章已于2020-03-10修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